首页 加入收藏

全国咨询热线:

咨询热线:

信息披露

您当前的位置:yaboAPP手机客户端 > 信息披露

yaboAPP手机客户端手机版下载:桂宏诚》网军护驾压不住粉红风暴 - 观点 - 言论

日期:2022-10-30 类型:信息披露

“珍爱藻礁”公投连署引发“粉红风暴”方兴未艾,行政部门究竟谁应是主管机关?迄今说法犹如不知该记在谁身上的一笔“混帐”。但护藻礁公投领衔连署人潘忠政的脸书帐号,日前疑遭网军检举而在使用上受到多项限制。此外,重启核四公投领衔人黄士修也表示,其因发表声援护藻礁公投连署的文章,2月底时脸书也被检举成“帐号警告”。

不难看出,网军不仅能为民进党得天下,更还是“制”天下的正规军。

立法院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委员会国民党籍召集委员陈玉珍,15日安排到大潭藻礁现场考察,并以具一定效力的“准公听会”方式,让环保团体能与相关机关对话与沟通,而国民党籍立委也企图逼环保署对此问题表态。农委会主委陈吉仲在3月7日时,曾邀请护藻礁团体到农委会沟通但破局,当时就让人质疑,护藻礁难道是农委会的主管事项?

民国107年时任环保署副署长的詹顺贵,在中油第3天然气接收站开发案环境评估审查会前几个小时提出辞呈,原因之一也与藻礁保护团体不支持该案有关。若说藻礁涉及环境保护却与环保署全然无关,也难以让人信服。只不过,陈吉仲和詹顺贵同为社运人士出身,和过去站在同一战线的社运人士沟通,可能较具有“同理心”。何况,假若沟通不成,相信彼此也清楚就是“网军出征”之时。

事实上,环保署表示藻礁过去是农委会主管业务,现在已经移转到海委会,环评监督则是环保署的责任。因此,当初护藻礁团体若真到了农委会沟通,“社运人士”陈吉仲对农委会来说,则不免就有了“假私济公”的疑义。然而,护藻礁争议发展出另个值得探索的问题是,107年4月在高雄成立的“海洋委员会”,到底对保护藻礁扮演了什么角色和有何功能?

进到海洋委员会的网站首页,我们就可看到“藻礁专区”,而在其所属机关海洋保育署的网站上,也指出依据《野生动物保育法》画设了5个由该署主管的“野生动物保护区”,其中之一为“桃园观新藻礁生态系野生动物保护区”。由此可证明环保署称藻礁现在是海洋委员会主管,当为真实。

然而,海洋委员会既是保育藻礁的主管机关,过去曾有召开委员会议对此进行跨部会的沟通与讨论?该会的网站上虽有“政府信息公开”栏目,但却查无委员会议的纪录。再者,依《海洋委员会组织法》第3条第2项规定,该会“置委员17人至19人,由行政院院长派兼或聘兼之”,照理说“委员会”的组织型态表示决策应属合议制,主管事项的决策可由派兼相关部会代表及学者专家的委员共同决定。但在网站上却查寻不到派兼或聘兼了哪些委员?也无从得知主管机关对于保育藻礁,有何专业或政策性的见解。

为了反制藻礁公投,民进党已推出各项教战守则,发动网军全力出征,试图压制“粉红风暴”的扩大。其实,执政无能要靠网军护驾,这不正是民选独裁的一个面向?(作者为世新大学兼任副教授)

本文由:yaboAPP手机客户端 提供

关键字: yaboAPP手机客户端_登录首页